OM

萌全職高手、近戰法師;歐美圈(Destiel、RDJ)

【名偵探狄仁杰】【白狄】論如何讓狄白早早相逢

【名偵探狄仁杰】【白狄】論如何讓狄白早早相逢

之前PO過一點,有修改。

咳,硬是給我寫了快一個月……姑娘們應該等到忘了吧XD

 

(PS,可翻翻大嫂觀察記(羞),情感+部分劇情才接得上喔。)

逼婚梗,和官方已經扯不上邊XD

時間線設在05集後,反賊存在感仍薄弱、狄仁杰還很天真(?)

有自創角色,OOC啥的……斟酌看啊……邏輯君你回來啊……。

 

01

時隔半月,白潔再度收到白元芳的信,她拿著信有些悵然,想必哥哥在應付完爹娘,不久後就會回來了吧,回到事務所拿回職位。

她喃喃道:「真好,兩個男人可以去外打天下,就我一個女子要在家被叨唸。」

 

嘟起嘴巴不滿地喝了口茶,轉念又想:「哎呀,也許等老哥回來了,我可以等破了兩、三個案子再回家?畢竟,本姑娘對事務所的貢獻也是功不可沒,更何況這兩個人的感情我還得看緊著……。」

 

在白潔的認知裡,白元芳就是個死腦筋,對妹妹是一等一的好,無論是多喜愛的事物,只要白潔走近,也不管她想要與否,便一個勁地往她手裡塞,幾乎是百試不爽。但這次,對於某個職業倦怠的偵探,白潔打賭哥哥自己都捨不得鬆手,是不可能讓給別人了。

她甜甜一笑,這才拆開了信──切身體會被打成包子臉的滋味。

 

信封中無信,取而代之是兩張紅地扎眼的喜帖,一張給她,一張給狄仁杰。

 

02

見白潔面色不善,不發一語地入門,坐在辦公處的狄仁杰困惑起來,是哪個不長眼的招惹這位大小姐了?毫無自覺總讓白潔氣昏頭的人便是他了。

對於白潔如此真性子,既不懂得掩飾喜怒哀樂,腦子又不怎麼轉,狄仁杰深感擔憂。

 

原以為白潔會劈哩啪啦地開罵,訴說其不滿。但她卻緊閉雙唇,帶著冷冽的目光盯著狄仁杰,長達數十秒,讓後者有些發毛:「不會吧白潔,連妳也看上我的美貌了?」白潔翻了白眼,這才將紅色薄紙丟在桌上:「喏,我哥寄給你的。」

待狄仁杰看清後,他臉上的血色退得一乾二淨,垂下長睫毛,呼吸略為不順的回應:「……哦。」

 

見狄仁杰這副德性,白潔深吸了幾口氣後開口問:「狄仁杰,給我說實話,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哥?」

只見狄仁杰一副愛搭不理的模樣,他翻了翻顧客的委託信,很隨意地說:「談不上什麼喜歡不喜歡吧,還不就只是妳在那瞎說--」

白潔反常地沒有發怒,她壓下身籠罩住狄仁杰,表情認真地直視他,像是要將他看透,讓人無法忽視也說不了謊,他將信件丟在桌上,覆蓋住喜帖,苦笑道:「我怕了妳還不行?就現在這個樣子,喜歡又奈何?」

 

得到肯定的回答,白潔總算露出今日的第一個笑容:「走,我們搶婚去。」

 

03

【白府】

走入白府,白潔有些感嘆,想不到時隔短短半月,她便回來了,還帶著一個男人。

跟在後頭的狄仁杰看了看屋內,對富麗堂皇的擺設挑了挑眉,白家不愧是經過幾代仍屹立不搖,確實有底氣讓白元芳搞出個事務所小打小鬧。

 

視線隨意轉動,狄仁杰很快失去了興趣,又陷入了一路上的沉思。他想自己跟傻子待久了,也癡了。不然怎會應下搶婚這種瘋狂行徑?一個男人搶另個男人婚……。儘管大唐對於斷袖之癖很是開放,但這也著實荒唐了些。他不像白潔那氣憤填膺地要來毀了白元芳的婚,他只是想當面問清楚對方的心意罷了。

當初聽聞白元芳相親時,他感到一絲心痛,卻仍可笑得沒心沒肺,暗自想著那些女人的眼光應不至於和他一樣差。直到拿到喜帖,他才體會到何為悲痛欲絕。

 

跨入正廳,坐在那偷閒的管家遠遠看見白潔,急忙前來迎接。

「白潔大小姐,您回來了。這麼這般突然?」

「喜帖送到了,我當然要回來幫忙婚事。」白潔咬牙切齒地說:「我哥呢?在房裡嗎?」

管家一臉為難:「呃……少爺已經先到少夫人府裡了。」

「婚還沒結就已經先到對方府裡了,哪有這種事?」原本打算好好審問哥哥一頓的白潔也愣了,脫口問道。

此時才注意到狄仁杰的管家疑惑的看了幾眼,見前者沒有避嫌的打算,白潔也不在意,才小聲道:「據說這是他們家的傳統,畢竟是門高攀的婚事,老爺他們也就應了。」

 

「高攀又怎樣,搞得如入贅似的。」得到答案後白潔擺擺手讓管家退去,覺得一股氣憋著不好發作,著實難受。

 

一旁的狄仁杰皺眉:「有點不對勁啊,你們白家上下不是要辦喜事的氣氛,反而戰戰兢兢,像是怕些什麼……。」

「有嗎?……你這麼一說好像真有點。咱們先去會會那女人,看她究竟是何方神聖!」

 

04

女子的容貌明眸皓齒,笑容婉約,帶有嫻靜脫俗的氣質,能第一眼就給人好印象。可惜白潔並不買帳,只覺那似笑非笑的嘴角很生厭。

「是妹妹啊。」彷彿早知道白潔的到來,女子沏了壺茶,讓茶香飄散在廳內,多了些儒雅的味道。倒是她身旁還站了個侍衛,儘管長的相貌堂堂、英姿颯爽,腰際上的佩刀卻顯得晃眼而突兀,煞了這道風景。

 

「我是白元芳的妹妹白潔。妳……咳,敢問哥哥是否在這裡?」白潔耐著性子介紹,終究不知該開口叫什麼稱呼,索性給免了。對方點點頭,善解人意地說:「叫我李靜即可,倒是這位公子是?」

「在下……。」狄仁杰拱了拱手正準備回答,白潔開口搶過話語:「別理他,路上撿到的落魄書生,看他可憐給撿了回來,勉強算個提行李的。」

白潔輕聲在狄仁杰耳邊說道:「你傻啊,要是你真報出名號,搶婚後還不直接踹上事務所?」難得聰明一把的白潔很是得意,不顧正為介紹詞糾結的狄仁杰。

 

也不知道李靜是否信了這說詞,掩嘴笑道:「妹妹真是好心腸啊。」接著無視ㄚ鬟們的存在,喚身邊的侍衛遞來一盤甜食:「妹妹來吃點翠玉豆糕吧,不知會不會合妳口味。」

 

白潔瞪了伸手拿糕的狄仁杰一眼:「我不吃,我要見我哥!他到底在不在這?」

終究不是繞圈子的性子,白潔直接了當發問,儘管狄仁杰想接過話茬,但和方才的設定衝突,也作罷了,況且他也想看這名叫李靜的女子會如何應答。

「元芳就在前方最底端的屋裡休息呢。」指向右手邊,李靜坦白的態度叫人霧裡看花,兩人都露出警惕的神情,但李靜視若無睹:「兄妹談話我也不瞎攪和了,妹妹妳是自己人,就請隨意吧。」說完竟從容自在地拿起茶啜了口,不再理會他們。

 

白潔半信半疑地往那方向走去,喃喃道:「還以為要如何試探,這情況也太詭譎了。」身旁的狄仁杰斜眼看她,心想妳懂何謂試探嗎。於是兩人到走廊底部,停在屋外,狄仁杰若有所思道:「我先不進去了,我有些想法,得先好好思索。」

白潔恨鐵不成鋼地踹了他一腳,只當他是近鄉情怯,懶的搭理便推開了門。

 

05

白元芳呆滯地望著窗外,晴朗的陽光完全照不進他心底。隨著成親的日子一天天逼近,他忍不住想,若當初未見那人,對這高攀的親事或許會欣然接受,期待著迎娶美嬌娘吧。但無奈心裏裝了人,眼裡再也容不下他人。

可笑的很,就算他是邊疆大將軍的長子,對自己的婚事仍沒有選擇權。

 

感覺門被推開,白元芳視線不轉,語氣不善地說:「都出去,別煩我。」

直到聽見一道熟悉的聲線呼喊:「哥!」

「白潔?!」

 

對於妹妹,他也是懸腸掛肚的,深怕這能撼動他頭牌地位的女孩在外吃了虧。白元芳上前握住白潔的手:「出了什麼事?妳怎麼會在這?」

白潔正在氣頭上,揮開白元芳的手,開門見山說:「我見過那女人……李靜了。」

白元芳愣了下,往床上一坐低頭整衣:「是嗎,感覺如何?」

「太他娘的醜了。」

 

白元芳聞言大笑,眼淚都給逼了出來:「是啊,太他娘醜了!」

白潔感到心中更悶,怎麼身邊的男人一個個都這樣叫人煩躁:「你跟我說過,狄仁杰才是你想一輩子走下去的人,這樣算什麼?」

 

聽到朝思暮想的名,白元芳抬頭啞聲道:「他知道了?他怎麼說……?」

「哦,狄仁杰可歡喜終於擺脫你了,也準備相親娶個女人,辦場大婚回敬你!」

「是、是嗎,他總是這樣那樣嫌棄我,以後再沒機會了。」

 

見到哥哥強顏歡笑的模樣,白潔插腰嘆了口氣,改口哄道:「騙你的,他難過極了,你這婚要真結下去,他大概也活不下去了。」

「真的嗎?」白元芳激動地站起身,眼底混雜著欣喜和悲傷:「我就說他怎麼可能捨得我,但該如何是好……」

 

「……。」無法控制地翻了個白眼,白潔發覺哥哥離開狄仁杰身邊太久,稍稍拉高的智商又給摔回去了。

「總之,我們先走!回去從長計議,看如何悔婚!」白潔拉著白元芳準備往外走。

 

豈知白元芳拉開她的手:「待在這也沒什麼,很是清閒。何況他們也保證會代我守護白家……和狄仁杰。」

「守個屁!要不是我反應快,他早已死上一回!還有個方起鶴在虎視眈眈,你若真想保護他,自己去他身邊守著,別丟給我顧!」

「什麼?那幫無恥之徒竟然騙我,我、我不娶了!」白元芳怒而拍桌,聽聞狄仁杰遭遇危險,他心跳硬是漏跳了下。原本一再而三騙自己的理由不見了,他竟無法結這個親。

 

「白潔妳別衝動──」被拍桌的聲響給驚嚇到,從思緒中回過神的偵探衝進屋內,一眼便見到白元芳,話聲嘎然而止。

 

興許是心事重重而茶不思飯不想,甚至到了夜不成寐的地步,白元芳確實少了意氣風發的氣慨,整個人消瘦了不少。白潔對這模樣的老哥感到不忍,但顯然有人比她更心疼,狄仁杰在一旁皺眉,握緊了拳,甚至紅了眼眶。

 

白元芳見到狄仁杰,原本氣極的情緒也煙消雲散,除了拍桌的手略微刺痛,其他感覺也都像被抽空了,一時無法反應。兩人相望無語,像是有千言萬語堵在喉中,是說不清道不明。

終於狄仁杰開口:「白元芳你這小子行啊,跟著我沒多久,就要娶妻了。」

「那也是我的帥氣所致,和你扯不上半點毛關係!」

 

白潔見兩人扯著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抬槓,頭痛起來,不耐煩地說:「哥你在信裡說『狄仁杰是我想為之揮劍的人,終會成為妳大嫂。』,狄仁杰你別忘了那天早上還承認喜歡我哥來著。」

 

被迫告白的兩人,臉蛋以可觀的速度紅了起來,也不再直視對方,有默契地各挑一個方向發起呆來。

兩個大男人那副羞答答的樣子是鬧哪樣呢?白潔白眼翻到了後腦,再度出聲催促:「行了行了,快走吧!看要如何殺出去!」

 

「這倒是不急,那女子無心成親,對我們劫走新郎官怕是喜聞樂見吧!」狄仁杰臉皮總歸不薄,很快便緩了過來,還狹促地看了白元芳一眼。

「啊?」白家兄妹異口同聲。

「喜帖是她寄的,所以才預料到我們的來訪時間。而她身旁的侍衛方才打算跟在後頭,也是她擋下的。」

「這……為什麼啊?」白潔抓了抓頭,想不透。

「八成是和那名侍衛有了私情,儘管不明顯,她頸上掛的玉珮和他腰帶藏著的是同一對,接過點心時還特別碰了手,簡直是刻意詔告天下,好讓我們知難而退吧。恐怕是李大人不支持這段情,只能讓她下嫁,趕緊外銷了。」

「說的我哥是專門回收似的……」白潔嘟囔著,往右邊瞥過,見老哥毫無反駁,滿是眷戀的看向狄仁杰。她──要吐了。

 

狄仁杰轉身走近白元芳,眼神溫柔道:「回家吧。」

「嗯。」

 

06

當然,就算李靜讓他們離開,也不可能真敞開大門放行。當一群人到了大門時,察覺不對勁的侍衛們早已在此等候。

帶頭的男子揚起下巴,冷聲道:「白公子請回屋內!」

 

見來勢洶洶的侍衛們,白潔二話不說亮出兵器準備攻擊,而白元芳則大步走向出聲的男子,長腳一踢,被猛然踹了一腳的男子,一時措手不及維持不住平衡,伴隨著驚呼聲倒地,白元芳更是順手撈起對方的佩劍,將長刀拔出的氣勢非凡,讓侍衛們一時不敢上前。

 

白潔也沒放過機會,很有默契地和白元芳打起配合戰,見白元芳砍了誰,便過去補刀。侍衛們原本想像的寡不敵眾沒有出現,反倒是自方的戰鬥人力迅速減少。

 

狄仁杰悠哉走到兩人後方,點起菸大力抽了口:「哎呀,這邊視野挺不錯。」

只見兩人越打越上手,像是要把所有不悅發洩出來似的,一時之間庭院竟是哀號遍野。侍衛們連個像樣的反抗都做不出。狄仁杰見狀揮了揮手:「行了行了,別真下了殺手。畢竟他們也沒打算真對付咱們。」

 

聞言,白元芳的攻勢緩下,身為對手的他倒也清楚對方沒下殺意,加上武技本就不如他們兄妹,以致於呈現一面倒的狀況。但被關了半月,對方還沒保護好狄仁杰,這股火氣不得不發。

 

好不容易喘了口氣的侍衛們覺得鬧心,對於落跑新郎,他們擋是擋下了,但小姐卻下令不准傷了他們,哪裡想到武力值上根本不在同個層面,他們還來不及認真,就被往死裡痛扁。

侍衛A心有不甘,視線轉向了手無寸鐵的偵探,準備找回些許面子。他躡手躡腳走近,攥緊手裡的劍,眼底起了一絲殺意。

而正在肆意痛毆的兩人眼角瞥過,同聲驚叫道:「狄仁杰!」

 

正享受著吞雲吐霧的狄仁杰,瀟灑轉過身,隨意往對方眼裡噴口菸,再驟然揮拳,縱使拳腳功夫不如何,但出其不意的出手還是將對方揍蒙了:「白癡啊,斗缽的反光可是看得一清二楚。」

 

白元芳放下手邊的一切,一個輕功奔至狄仁杰身邊,將後者全身上下、前前後後詳細地檢查一番,深怕掉了根髮似的,搞到狄仁杰有些不自在:「瞎緊張什麼啊,沒事呢。」

「狄仁杰你就知道靠腦,不練點肌肉,看起來太好欺負,難怪被當作靶子!」

「喂,不是說好咱倆組合就是我出腦你出力嗎?不然你要怎麼體現自我價值?」

「說啥呢,我出的是美貌!……和一點威武。」

 

對於兩人肆無忌憚地放閃,白潔除了痛毆偷襲者無以宣洩,導致粉色的背景聲是慘叫聲不斷。

 

07

大廳裡,女子身旁的男人彎腰問道:「小姐,就這麼放他們走嗎?要是老爺怪罪下來……。」

李靜放下茶杯,垂下眼嘆道:「無妨,木已成舟。爹那麼想除之而後快,總該是有實力之人。狄仁杰應該看出不少蛛絲馬跡,希望他們能成功阻止爹。……奪位這野心實在要不得,若錯一步,便是滅族之災啊!」

 

男子不敢點頭附和,只是拿下玉珮遞還給李靜,疑惑問:「那小姐何不直接告訴狄仁杰呢?」

李靜接過玉珮,嫣然一笑:「那人非一般聰明,對我所言肯定少不了疑心,反而會打亂了他的思緒。但假若是他自己查出,總該會信的。」

 

08

白家悔婚的消息傳出,長安城一片譁然,起初李家讓長女下嫁已引起軒然大波,縱使白家是地位高階的武門世家,自古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,很少有文人世家肯將女兒嫁給一介武夫。更何況白家的頭腦簡單、四肢發達還是出名的。

假若今夕是李家悔婚倒也可以理解,但是──白家毀婚?據說還打傷了他們家侍衛,簡直是甩了李家一個大巴掌,把他們得罪慘了!

 

不少人幸災樂禍著,等著看李家如何回敬白家,更多人趨之若鶩想和李家結成姻親,媒婆幾乎踏破門檻,也成了一時的佳話。至於白家悔婚的理由,眾人竟也忘了去追究。

不過八卦日日有,當此事過了半月,李家仍未有半點動作,這點茶餘飯後很快就被閒雜人等拋之腦後了。

 

白潔翻了翻長安日報,近日來這消息的版面越來越少,直至今日終於徹底沒了。情不自禁露出笑容,但望回事務所又撇下嘴角。原以為互表心意的兩人,回來後感情會突飛猛進,豈知狄仁杰丟下一句:「你們傻啊,還當李靜非白元芳不嫁……這其中必有詐,我得好好思索。」便躲進房內,除非有案子才出門晃晃。

 

「我哥都回來了,還在想他啊!」難得在辦公桌看見狄仁杰,白潔猛然拍了下他的背。被不知輕重的力道打出內傷,狄仁杰疑似看到自己咳血了:「咳、咳,誰想你哥了,我想李靜呢!」

 

亮出兵器,白潔沉下臉道:「你什麼意思,說清楚。」

識時務者為俊傑,狄仁杰成功說服自己後緩道:「那日李靜和侍衛的行為太過刻意,起初我以為她是急著讓我們知道,好去阻止婚姻。但事情過了半月,李家卻對悔婚一事毫無反應,彷彿是得罪不起你們,只好自認倒楣一般。」

 

「但此事確實是他們佔理,何況以李家的龐大勢力,還不至於玩不死你們白家。那又回到了問題的中心點,要嫁女兒哪裡不好嫁,為何偏偏挑上你們白家?長安的權豪勢要、門當戶對的世家等,能挑的可多了。而你們白家,究竟哪裡異於他們、勝在那點?」

 

白潔被這些猜測給搞糊塗了,她傻愣道出:「武力……。」

狄仁杰對回答滿意地點頭:「那李家要武力何用呢?總不會因是局勢震盪,要保全來著吧?」

「看來接下來有一段日子都不會太平了。」

 

+1

之後的日子倒也沒多大變化,和往常一樣小打小鬧,接幾個委託,忍受方起鶴的裝逼,感覺身邊疑點重重。

白潔托頦望著剛鬥完嘴又相視一笑的兩人,那氛圍叫人髮指。只好嘆了一口氣:「不如歸去。」

 

END

 

後記:

嗚嗚這篇改了又改,覺得快內傷了!感謝室友A的”強烈”催稿及姑娘的留言鞭策(好開心//),不然肯定沉入谷底了XD

至於搶婚,原本嘗試著要霸氣點的……但腦容量不夠,寫不出來ORZ

YA!我終於可以看12集了QQ 不知道兄妹的相處有沒有被我寫壞XD

20150615


.....食完12集了!太好看了!拜託要有第二季!

這集不論是正派反派都好帥,愛慘白元芳打鬥畫面

狄仁杰.....賣的一手好萌啊!又是撒嬌「你不讓著我點嘛」(捶胸這點太犯規了啦!!!),又是「方方」的....然後「我的人回來了」、「我能不能活著回來就看你能不能活著了」

總之方狄白一次給足了///// 幸褔到快融化了XD

倒是白潔妹子果然是神助手,而且哥一回來存在感也降太低了吧XDD

评论(6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