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M

萌全職高手、近戰法師;歐美圈(Destiel、RDJ)

【名偵探狄仁杰】【白狄】近距離觀察大嫂記2

近四千字對小女子已經算中長篇了......XD


 可以的話,請先看01>W<


  哼哼,官方不帶白元芳玩,那我也不讓他上線啦(哭倒)


 第五集衍生,微量(?)方狄吧……沒有要BG,只是表達偽兄妹情誼XD


 


01


白潔感覺火冒三丈,怒火將胸口燒痛,連呼吸都不順暢了。狄仁杰未免太不知好歹!看他三句不離「你哥哥、是白元芳的話……」,像極了思念丈夫的怨婦,對老哥是日也思,夜也想,為了防止他掛念過度致鬱,自己特地搞了個立牌送他,哪知道狄仁杰像吃了炸藥似的,亂發脾氣、亂懷疑他們白家!可惡至極!


就在白潔氣到想動手時,那位自稱頭號粉絲的少女衝了進來,先是展現了花癡功力,還嗆了狄仁杰幾句,算是幫自己出了口惡氣,讓白潔心情好轉許多,自信地去破案,離走前望了狄仁杰一眼,在心中偷樂:『哼,叫你貶低我哥,女粉這不就來了嗎?瞧你那忌妒的神情……。講話還挺酸啊!』


 


02


事情證明智商不是一時可以提升的,白潔在被耍後有些恍惚和不滿,但對狄仁杰咄咄逼人,把女孩惹哭的行徑更感憤怒,而且還敢嫌她丟人現眼!白潔覺得有點委屈,畢竟她也只是想證明自己,把事務所的名聲發揚光大,但被嫌得如此不堪,新仇加上舊恨,不願再和狄仁杰相看兩厭,乾脆轉身離開。


白潔氣鼓鼓地走了段路,才發現粉絲竟跑在自己後邊,便緩了腳步。見白潔停下,少女上氣不接下氣地說:「姐姐,剛才謝謝妳!妳人好好,果真是白元芳哥哥的妹妹。」


這話她愛聽,總算不是又來數落他們兄妹的,原本的怒火煙消雲散,白潔微笑說:「別這麼說,是狄仁杰欺人太甚。不過他個性就是這般古怪孤僻,也算是真材實料,姑娘妳就別跟他較真了。」


「好的,姐姐。只是……在我去事務所前,隔這兩條街外看到了個大壞蛋,他好可惡的,吃東西不給錢還不打緊,竟打傷人家店小二,又把店給砸了,似乎還俘虜了幾位良家婦女啊!」


白潔柳眉倒豎,杏眼圓睜:「竟有這種混蛋?」那犀利的眼神讓粉絲縮了下腦袋,咬了咬下唇繼續說:「是啊!只是我急著帶白元芳哥哥來增添信心,現在看來,他們才是需要幫助的,不知道姐姐妳能否……」


 


「交給我吧!」白潔拍了拍胸脯答應,心頭有點雀躍,她早就想嘗嘗行俠仗義的滋味,這下總不會被狄仁杰看低了吧?憑他那身板,叫他上還頂不住呢。


 


白潔成功被粉絲唬了第二次,抱著滿腔熱血衝至兩條街外,轉了幾圈後才覺得有一絲古怪:「好奇怪,找了那麼久了,還是沒看見她所說的惡霸啊。」


白潔拉住路邊攤上的販主問:「大嬸,妳有沒有看到一個壞人在欺男霸女啊?」大嬸看了她一眼,搖搖頭嘆氣,一副恨其不爭氣地說:「小姑娘,妳就是看太多傳奇了,跟我家兒子一個樣,成天做英雄夢。這光天化日下,衙門就在正前方呢,哪來的壞人敢鬧事啊?」


白潔呆滯地點頭道謝,她貌似又被騙了。如果狄仁杰得知,不知道又要如何說嘴了。白潔自暴自棄地走回事務所,才發現狄仁杰不知去向,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,他該不會和自己爭吵後,一氣之下就離開了吧?像他那樣不能靠臉吃飯,又沒有哥哥的包養,餓死在路上還不是妥妥地。


 


白潔越想越急,但跑過幾個狄仁杰常去溜搭的街道,甚至菸草堂等處,都不見其蹤影,心中的焦慮不斷加深,忽然瞥到前方地面有不尋常的菸草堆,白潔蹲下身撿起,那菸草獨特的氣味就是狄仁杰慣抽的那款沒錯!


這樣留下訊號,肯定就非自願離開了……難不成是綁架?但誰要綁架一個沒錢沒勢的傢伙啊?該不會是方才的女粉絲惱羞成怒所為,狄仁杰這樣不給她面子,不知道會被怎樣對待。


白潔又跑了一段路,只見菸草的線索在一個小山坡處就斷了。有了一定的方向,找到狄仁杰就容易多了,畢竟那傢伙不害不臊的,大老遠就聽到他在呼喊哥哥……。


白潔翻了個白眼,衝上前止住了板車的下滑。




03


白潔心底還是很內疚的,準備壓下脾氣先低個頭,終歸是她的疏失,差點讓狄仁杰橫死。畢竟前幾天日子過得風平浪靜,自己還對哥哥的杞人憂天很是嗤之以鼻,哪想到真有人要狄仁杰的命。


豈知狄仁杰卻沒看清救命恩人,露出微笑,一個她從未看過,打從內心發出──異常安心的笑容。霎那間白潔忍不住怒火中燒,雖然她很支持兩人的關係,但被當作替代品真是一大侮辱。


「看什麼看,我又不是我哥!」


狄仁杰這才回過神,有些掩飾地說:「妳怎麼才來呀,白元芳肯定跑得比妳快……」在前兩天見狄仁杰開口閉口都是她哥,心中還有些得意,但如今只希望對方能行行好饒了她,不要又是白元芳白元芳的。談感情這事嘛,白潔認為是挺好的,但秀恩愛就不必這般高調了吧?


她握了拳,原本麻木的手漸漸找回了知覺,刺痛感有些囂張地秀存在感,終究是擋下有一定加速度的板車,縱使白潔武功高強,也是傷了手。




04


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。


白潔很快就忘了早上的爭吵和方才的怒火,帶著好奇心跟隨狄仁杰到了段家府上。


『啊?難道我們之前破的案子有紕漏?』白潔對狄仁杰一路的碎念渾然不解,看到目的地只覺更加茫然,沒有給她機會解惑,一個名叫方起鶴的男人走近,和狄仁杰一搭一唱的,那人先是嘲諷他們家狄仁杰,又是故弄玄虛的,是白潔少見比狄仁杰還討厭的人。更惱人的,他們眼裡全無自己的存在,兩人間劍拔弩張的氣氛更非旁人可插足。


白潔感到不安,憑她習武多年,她不僅看出那男人多少有些底子,還憑直覺判斷出他……很危險!白潔想叫狄仁杰不要再跟他有所牽扯,但從對方運籌帷幄的模樣,像是所有人都是他手中的棋,就明白此事絕非狄仁杰一人可決定的。更何況兩人對彼此深深的執念,那是藏也藏不住,狠狠扎痛了白潔的眼。


在回程的路上白潔試著打聽:「他是誰呀?那些話是什麼意思?」但狄仁杰充耳不聞,仍做沉思樣,那副任風吹任雨打的模樣惹怒了白潔,她在對方準備踏入事務所前擋了下來:「狄仁杰,我警告你呀!你要是敢背棄我哥哥,我就……」


這次狄仁杰沒買她的帳,他抓起白潔的手腕走進去:「大小姐妳就別瞎逼逼了行不?難道妳雪亮的雙眼沒看見一場男人間的戰役要開打了嗎?這是要憑智商入門的,妳就別鬧了。先把妳的手傷處理好吧!」


儘管自己一路故作自然,偷偷拿布絹擦去了血跡,手傷依然未逃過狄仁杰的法眼,這讓白潔底氣弱了許多,有點兒心虛地跟入屋內。


狄仁杰先是用清水洗淨了傷口,接著打開布包拿起鑷子一一拔出木屑,並磨了些草藥,徐徐地為白潔敷上。


白潔畢竟是習武之人,這種皮肉之痛壓根不放在眼裡,反倒是狄仁杰動作輕柔,如此專注的樣子,叫她頗為不自在。


「欸,這傷口也不深,你手腳就不能快點嘛。」


「唉,我早說了沒文化很恐怖,妳別看這傷口小,要是留了疤怎麼辦?一個女孩子家,別學妳哥那樣粗枝大葉行不?」白潔有些咽住了,生在武將世家,她早已不把自己當女孩看,比起女子們趨之若鶩的上好胭脂,一把利劍更叫白潔欣喜。此時被狄仁杰這麼一說,覺得有些不知所措,刻意地轉移話題說:「你還在想我哥啊?吶,立牌在這,多看幾眼解解饞。」


狄仁杰斜眼瞥了下,搖頭說:「就別提妳哥了,這都幾天了,他不回來,連封信也不曾再寄,他心中壓根沒有這家事務所,肯定是當初硬要跟我組合,如今後悔了吧。」


這下白潔急了,她不顧疼痛抽回手說:「你少瞎說,我哥當然很在意你,否則他怎麼會派我來保護你!」


這事狄仁杰從未聽聞,他拉回白潔的手,低下頭繼續上藥,恰巧掩飾住嘴角的勾起:「哦,是嗎?我只記得他嫌棄我,說我如何招人煩。」


白潔眼看誤會還未解開,急忙澄清:「是啦是啦,但你確實很煩人啊!且他也提及了這是他第一次見到你這樣聰敏的人,用了好多詞誇你耶!我長這麼大,哪看過他對一個人這般信服,所以我才想來會會你……等等,你在套我話?」白潔聽到狄仁杰再也掩飾不住的笑聲,終於意識到不對勁。


「狄仁杰你……!」白潔氣炸了,她想想今天被狄仁杰氣到的次數,一時都算不清楚了。她在心中咒罵:『哥哥這啥眼光,這人脾氣又壞,疑心病很重,還如此奸詐!』


「行了,傷口包好了,記住別碰水啊。」狄仁杰始終抑制不住笑顏,見到白潔氣鼓鼓的臉頰,覺得更加有趣,但想了想還是補了句:「咳,妳也是很克盡職守啊,雖然能救到我,超過一半要歸因在我的機智,但還是謝謝妳了。」


白潔看了看自己被包紮好的手,幾度深呼吸調適後,終究放棄了打狄仁杰的衝動。


 


+1


 狄仁杰總是被謎團包圍,而他也樂得如此,在解開阿九之謎後,他開始思考一個新的問題。當他被綁在板車上命在旦夕時,自己的大腦再度當機,只剩下呼喚著白元芳的念頭。


就好像白元芳真的會出現似的,先不說那拖油瓶至今失蹤到何處,自己穎悟絕倫的腦袋又怎麼會仰賴著這微乎其微的救援呢。只有狄仁杰知道,他對白潔的智商也沒多大寄託,當下是真的有面對死亡的覺悟,口中不斷的呼喊……只是渴望在死前能再見白元芳一面。


狄仁杰向來無所拘束,隨心而為,以至於不留情面的話語讓大多數人不敢也不願靠近,只有白家那兩個低智商的,好像從不在乎,總是沒心沒肺的,繼續糾纏著他。讓自己認命地忍受他們的存在,漸漸習慣了。




他原以為最多也就如此罷了,卻不曾想過,他會對這對兄妹如此上心,當他們遭遇危險,自己會緊張擔憂,甚至因此中計。更未料及的是──自己在死前竟那麼想見白元芳,甚至將趕來救人的白潔給誤看。


於是他開始思索,這個念想,為何而生,又有何意義?


所幸這個謎團不需花至五日,只需半天便解開了。


 


END


嗚嗚我好想白元芳啊!見狄仁杰不斷呼喊他的名子,我都酥了……。


放棄英雄救美的機會,你這個不稱職的(名偵探的)男人Q口Q


是說這篇文不用想名字很開心,雖然我有度想改成「名偵探的男人不在家系列」……。


白潔妹子仍舊萌萌噠~還要操心大嫂安全,很是辛苦。期待之後兄妹一起讓狄仁傑頭痛,對那場面喜聞樂見XD


 

评论(7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