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M

萌全職高手、近戰法師;歐美圈(Destiel、RDJ)

【SPN】【Destiel】Three Heads Are Better Than One.(上)

S808衍生。

Team Free Will一起破案太有趣,Cass諸多行為可愛過頭了,但結尾離開他們……這讓我太怨念了,所以才有此文的誕生XDD
P.s是去年的文,想說本子賣的差不多了,就放出來獻醜了XD
另略OOC請原諒我!


Naomi命令Castiel不准回天堂,讓Castiel暫時做他想做的事,所以當Castiel陪了Mr. Jones幾天,他又回到Dean和Sam身邊,繼續三個人的獵鬼小隊。
(傻白甜你懂的)


01
「喔天,你得吃吃這個,唔唔……這──太美味了!」距離車門還有幾尺,Dean手中抱著一袋漢堡,嘴邊也沒閒著的咬著一個,更別說還塞在嘴內讓臉頰鼓起的那個。
相較之下,Sam只是無奈地回望他。自從前幾天和Cass分道揚鑣後,Dean就顯著精神亢奮過頭了,起初Sam有點想安慰他,但現在卻覺得吵極了,希望可以找到他身上的開關按下,安靜片刻也好。
路程中兄弟倆沒幹什麼大事,如果不提順手幹掉幾隻吸血鬼。一路上Dean歡樂地哼著刺耳音樂,本來沒有什麼特別的,直到此刻他們走近車門,察覺到前排的人影時,兄弟倆瞬間緊張了起來──
『遭小偷了?還是惡魔……?』、『Fuck!哪個混蛋敢碰我的黑美人?』
很快看清楚那熟悉的風衣,才發現座位上的身影不是什麼混蛋,正是天堂疑似出廠錯誤的呆蠢天使。
Dean身體瞬間僵硬了一下,然後將口中的物體咀嚼吞下,消下的臉頰恢復到面無表情的模樣,動作大聲地打開車門坐到駕駛座。
Sam略顯緊張的看著Dean一連串動作,接著也乖乖進到後排座位。
「……」
因車內的低氣壓感到壓迫,Sam嘗試著要開口緩和氣氛。不過Castiel快了一步。「Mr. Jones的狀況很穩定,我也在那裡思考了幾天……我想這次和你們處理案件的感覺真的很不錯,可以讓我繼續跟著……嗯……學習嗎?」Castiel垂下眼睫毛,有點緊張的說著。中間思考適當的單詞時,習慣性的歪頭動作也不經意的展露,最後像是達成任務似,羞澀地拉開嘴角。
Dean見狀不置可否,以一臉無所謂的態度掃了Castiel幾眼說:「誰說你可以坐前座的?」
聽見這問句,Sam就知道以彆扭為樂的Dean舉出了yes牌。
「我以為我前次的表現已經贏得了前排座位。」Castiel皺眉,表情有些疑惑。
「那還記得你當時已經放棄這項權利了?咳,我也不是這麼不近人情,總之現在是觀察期,你可以暫時的保有這座位,不過往後表現欠佳的話……」Dean抬起一邊眉,略為威脅的說。
Sam看Dean這般幼稚,有點好笑的從後座伸出手,準備拿取他們剛買的晚餐。而Dean這才注意到他方才大力稱讚的漢堡,一邊遞給Sam,也取了一個丟給Castiel。
沒有遲疑,Castiel快速打開包裝紙,咬下一口後,眼神像按了開關,亮了好幾燭光,默默地將漢堡一口一口啃食完畢。一旁駕駛座上的Dean不知志得意滿些什麼。
被雷打到一樣,Sam忽然知道這三天的連續漢堡餐……是為何而來了。


02
「好了,今天就投宿在這家hotel吧。」Dean停下車,打開後車箱拿出行李。
「Dean,就不用訂我的床位了,我隱身……」似乎考量到這對獵鬼兄弟的錢包深度,Castiel提出意見。這或許可以為他的前座位爭奪戰加一點分數……?
可惜這明顯觸到Dean的逆毛,他立即打斷:「我說過了,我們是個團隊,OK?再者,我可不願洗澡時還想著他媽的隱身室友在哪閒晃,這可給我不少心理壓力。所以就乖乖坐在你床上,管你要看你的卡通還是發呆,就是不准給我隱身!」
語畢,Dean還用氣音無聲地威嚇:「扣-兩-分-啦。」雖然Sam完全不明白這什麼時候變成計分式,滿分是多少?起跳分又是多少?反正有時候適當的沉默對自身安全比較有保障。
另外關於錢的問題,Castiel白擔憂了,看他們兄弟倆這麼長時間從未有過正經工作,就知道錢……總是可以從別人卡中變出來的嘛。
「Dean、Sam,有惡魔。」放下他和Dean的無聊小遊戲,天使皺起眉。
這立刻讓兄弟們的神經緊繃起來,急忙掏出武器緊握在手心。
正準備經過車頭的夫妻雙雙轉過頭,露出那對令人厭惡的黑色瞳孔:「哎呀,這不是Winchester兄弟嗎?很悠哉嘛。」
「……還有他們的召喚獸天使!」顯然惡魔是跑不過天使的,儘管他們已經以最快的速度想將自己從人類軀殼中逃脫,但兩道刺眼白光閃過,惡魔也消逝在風中。
手掌的武器還沒握熱,Dean試著甩掉臉上掛不住的要命感受,畢竟和上帝的士兵比殺怪實在有失公平,口吻些許賭氣地說:「哦,Crowley的無害小貓們總喜歡來給老子抓抓癢。」
Sam則是為腦中浮現這句『Castiel──出門旅行必備良伴,殺魔打怪樣樣精通!』而感到羞愧中……。
總之無視掉這小小的鬧劇,三人持續幾分鐘前的行動,拿取行李往Hotel大門走去。



03
「先生,check in。」走在最前頭的Sam開口。
而櫃檯服務生疑狐的眼光在三人間打轉,猶豫地說:「請問共三人嗎……?」
「廢話,你覺得我們兩個像是背後靈嗎?」Dean翻了個白眼。
聞言,服務生表情像是便祕的交出鑰匙卡,直到三人走遠,都還聽得見他在嘀咕些:「God,這太扭曲了!」要是平常,他們可能還有閒情逸致回頭大喊:「我們是兄弟!」不過今天實在感到疲倦了。
還有件事Sam一直不解,每當他們check in時,Dean怎能像和浴室有磁力相吸般,第一個衝進浴室,自己完全望塵莫及。而此時──就算自己走在最前頭,Dean還是在他感應卡時搶先開門,硬是從縫隙中溜進了浴室。
關門前還留下一句:「我先洗,兩位girls可別聊過頭啦 。」
哇嗚──這下真有點尷尬了,基本上Dean太常扮演兩人的溝通媒介,導致現在要開口都找不到話題。Sam有些無措的看著Castiel:「……你要看電視嗎?要看卡通或是新聞都可以啊。」相較之下,Castiel顯得自在多,他隨便挑了張床坐下:「不用了,我看這本就夠了。」
這讓Sam瞪大了眼睛。
「這……是Dean借你的?」
「嗯,他說這樣對我了解這行比較有幫助。」Castiel專注於筆記本,沒有抬起頭回答。

Sam從不懷疑Dean的小心眼程度,而他的小氣層次也有得相比。那本父親留下的筆記本,對於他們兄弟倆就當是遺物般小心翼翼地保留。Dean幾乎無法忍受閒雜人等碰觸它。至少,上次那個性感金髮妞才拿著它說出:「哇,好酷的筆記本喔!」就從床上被移駕到門外了。就連同行的老獵人想借用參考,也只讓Dean皺眉狠狠地說:「No way!」
看來Dean遠比他表現出來的更在乎Castiel多了。
「你父親的字跡真的非常漂亮。」看到段落,Castiel笑著又稱讚一次,他喜歡這本筆記主人的用心。
「……嗯。」提到父親的一手好字,Sam感到十分自豪,且他可以和父親寫的相去無幾,與Dean的毛毛蟲字有天壤之別。
有人說字跡可以顯示一個人的性格,當初被這個論點吸引,所以Sam在大學有修筆跡學這門課,也多虧此,他才注意到父親其實比外表看來細膩多,也沒有他顯現出的那樣混蛋。而現在回想到這段往事,他該死的對天使的字跡感到無比好奇,究竟誰何德何能有幸窺探天使的內心世界啊?
「Cass,我有個不請之求。」Castiel抬起頭等待Sam的下個句子。
「呃……你可以寫些字給我看嗎?」Sam說著,從後背包拿出紙筆遞給Castiel。
雖然對此感到困惑,但Castiel還是接下紙筆:「寫什麼?」
「都可以,想到什麼就寫什麼。」

Dean Winchester,

看到自家兄弟的名字出現,Sam忍住張嘴的衝動繼續看著。

一個不信神的頑固老獵人,脾氣很差很差。
他養了隻會說話的鸚鵡,被喚作Cass。

Cass的字比想像中圓滑,筆劃搭配勻稱,書寫速度較為偏快,顯示他理解力強、適應力佳,個性也不如他們所見的古板……也是,若是一個食古不化的自大天使,當初也不會毅然決然改變自己的生活幫助他們吧!

這天老獵人帶著鸚鵡照常去獵兔。
但剛追到兔子,Dean卻心臟病發了。
Cass著急極了,不斷圍繞著Dean啾啾叫。
這時他想到城外有位叫Sam的醫生。
他揮動著小小的翅膀飛去──

終於在最後趕上,救了Dean一命。
而Sam也留下來和他們一起生活。

三個人住在狹小的屋子裡,
天氣好就會去打獵,
天氣差則會圍著鸚鵡聽他唱歌,有時還會有大合唱。

THE  END

看到這則小故事,Sam微笑:「我喜歡這故事,我相信老獵人肯定比想像中更加頑固、脾氣更加暴躁。」
「這的確是。」
Castiel附和,兩人相視一笑。
Dean走出浴室就看到這樣的畫面──Sam和Castiel像小女生一樣,手上拿著筆竊竊私語些什麼,還不時發出愉悅的笑聲,身旁散落些紙張,當Castiel注意到自己的存在,毫不猶豫的讓那些紙張燃燒自毀。
這種被排擠在外的感覺是怎麼了……。
「Sam,快去洗澡!我要睡了,Cass你也乖乖飛去一旁發呆!」

04
「……!」Dean恨透了睜開眼就見到有人盯著你,這又不是拍鬼片。
「早安,Dean、Sam。」Castiel朝著床上的兩人伸出盤子,上頭有擺飾好的三明治。兄弟倆不知道要如何在Hotel中變出料理,不過天使總有他的辦法,再加上前次面對瘋癲版本的Castiel,生著悶氣也不敢發的Dean實在嚥不下當時的三明治,現在回憶起來,確實滿好奇那味道的。於是他和Sam同時伸手拿了三明治。
「這……真的很好吃!」咬下一口後,Sam原本睡眼惺忪的眼立刻清醒不少,那清脆爽口的蔬菜搭上彈牙順口的火腿肉,還有麵包片酥軟香綿的口感,讓一塊不起眼的小小三明治頓時在他們眼中閃起光芒。
「Awesome……好吃……!」轉眼就看見Dean早已進攻下一塊三明治,照著老習慣盡心的塞滿臉頰。
What the fuck!天使怎麼可以做出如此美味的餐點?這是上帝他老人家特別附加的功能?想想看──戰士下場後還得趕去廚房做餐給老人家……確實滿有畫面的,說起來如果Castiel不當獵人改開家「天使早安餐廳」,Dean肯定那也是造福人類的一種方式!
不過理所當然,這種特權只該屬於Winchester兄弟的,Dean嚥下最後一口,滿足的接過Castiel遞來的蜂蜜水果茶,一口氣吸到底。
「Cass……你這次幹得太好了!這是我們團結的證明!得先給你加十分!」Sam有些驚訝Dean可以一臉正經地說出這些話,不過還是滿臉贊同的點頭,畢竟如果還有機會吃到天堂的食物……實在太重要了。
Castiel有點開心的微笑,接著手一翻轉,原本杯盤狼藉的桌面立刻被張開的報紙取代。
「我想我找到案件了。」
聞言,Dean和Sam都拉來椅子坐下詳讀。
不過大致掃過後,Dean試著委婉地表示他的不認同:「這波流行病我們知道,不過Cass,就算我們有CDC(*美國疾病管制局)證件,不代表我們得管這麼寬。」
「不對……。」Sam反駁,他確實發現點端倪了。
Castiel修長的手指指向報紙一角:『這波流行病來的十分兇猛,且幾乎無預警,多數個案都是在一夜睡醒後,呈現表情呆滯、對事物冷淡,四肢發麻、深度頭痛等症狀。目前CDC已組成特殊小組研究病因,並探討解決方案。』
等Dean看完,那手指又滑向下方:『自殺風暴!?近日已有約數十人以激烈手段自殺,多數人生前顯示出些微憂鬱傾向,但依學理進展仍太過快速,讓家屬悲痛不已。』
Sam又拿過報紙翻了好幾遍,對自己的疏忽感到懊惱,該死的他們怎麼就沒有注意到這個連結?
「而起點似乎在舊金山。」Castiel表示昨天已經將這兩周的報紙整理消化過,顯然是以他們所在地加利福尼亞州的舊金山縣市為中心開始傳播的。
Okay,能讓人自殺的感染病?
Dean攤開手:「Well,這的確是我們的活。」

05
此時Sam無比想念他的VIP座位。
他們目前正前往Mr. Wright及Mrs. Wright夫妻的家中,據報紙顯示,Mr. Wright為自殺風潮中的第一個『受害者』。
而這路途中,Sam一度想衝下車門去買墨鏡……。咳,總之Sam深刻體會到Dean和Castiel的連結有多強烈。
像是十分鐘前──
「嘿,Cass……」原本正專注開車的Dean開口。
Castiel望向窗外風景的目光仍未收回,直接從後方拿了瓶罐泉水扭開遞給Dean。
Sam原本以為聲控已是高科技,但現在看來自身知識實在過度淺薄。
不過天使有特殊能力不算犯規,相對的滿有趣才對。
Sam一向抱有實驗精神,這時也不例外。
「Cass!」Castiel將頭轉過來看著Sam等待後續發言。
「……」Sam無語,心想著:『也拿瓶水給我吧!』
兩人的相視無言持續著,直到Sam忍不住的挑挑眉,Castiel這才一臉為難的說:「Sam,如果你不說些話出來,我是不會知道的。」
這讓Dean嘲笑了Sam有十分鐘之久。
Dean停在一棟豪華氣派的房子:「好了,我們到了。」
Castiel點點頭正要打開車門下去時,Dean眼明手快的拉住他:「等等、Cass,你聽我說,等下是你的見習時間,你先看我跟Sam怎麼做,先乖乖不要開口,OK?」Dean一邊說著,手也順便整起Castiel的領帶,他真不懂一位偉大的天使怎能總被一條乾巴巴的領帶所打敗。
Castiel雖然皺了眉頭,但還是緩緩點頭,畢竟他昨夜還惡補了些電視劇和電影,原本想在今天派上用場呢。
「好了、兄弟,我們來給天使上堂課。」Dean轉過頭對Sam口氣囂張地說,而後者仍對先前車上發生的事耿耿於懷,板著臉不太理會他。
敲了門後,一位略胖的婦人拉開門,對此Dean擺出了自認最親和的笑容,Sam也拉起嘴角開口:「Mrs. Wright?我們是CDC──」
可惜Sam話沒說完,就被Mrs. Wright狠狠推翻倒地,連掙扎的片刻都來不及。
Dean看見這情況,笑容立刻消失無蹤,拳頭都快握了起來。
但Mrs. Wright的歇斯底里更勝一籌,她像殺紅了眼般,把所有觸手可及的東西都往他們三人砸去,其中不乏各種危險物品……。
「你們還來做什麼?我丈夫都死了!都死了!」
「再來次大消毒嗎?多虧你們前次的粗暴行為,我家Amy在充滿氯氣的環境下沒幾天就喵喵兩聲死了!」
「你們這群沒人性的混蛋──!」
Sam撐著略痛的身體站起,以蹣跚的腳步走近Mrs. Wright,接著他一臉真誠,口氣悲傷地說:「Mrs. Wright,我們知道妳的傷痛,真的很遺憾。」
但又再次被打斷,Mrs. Wright發出了一聲悲鳴,顫著身子激動的哭出聲嘶喊:「你們知道些什麼!?出去……!」
Dean這下真的沒輒了,安撫人一向是由Sam負責,現在看來對方是不肯買帳,而打退堂鼓也不是他們的作風。
「不是妳的錯。」這時一旁站著的Castiel出聲。
「這個病況經過研究,我們發現其中有病毒確實會傷害腦組織,造成妳丈夫的不正常行為。」
Mrs. Wright頓時停下眼淚,呆滯地看著Castiel。
Castiel壓住她的雙肩,語氣溫柔的說:「妳丈夫會自殺和妳沒有關係,只是……有些意外發生了。」
Mrs. Wright這才終於放下防衛,抱著Castiel大哭。
而兄弟被Castiel的通情達理嚇的不敢置信。

06
「抱歉剛剛對你們太過粗魯了。」Mrs. Wright端著一盤茶點走近,方才激動嚇人的模樣消失無蹤,搖身一變成了親切的大嬸。
Sam用眼神表達理解,並盡可能婉轉地說:「是我們再度打擾了,真的很抱歉。至於你剛剛說的探員,已經被太多民眾投訴導致離職了,但有些資料我們交接尚未清楚,他就失去聯絡了。所以我們想再跟你做些確認,可以嗎?」
「當然,希望幫得上忙。需要什麼資料……?」
「呃,像是症狀方面,想麻煩你講的詳細些。」
Mrs. Wright深吸了一口氣,又無奈的嘆出:「我真的不敢相信……之前都還好好的,雖然我們前一天有過小爭執……但也是拌拌嘴罷了……。總之,我記得他那天晚上睡得很差,半夜起來好幾次……且都冒著冷汗,像是做了惡夢。」
「然後呢?」Dean提問,他盡可能讓自己把注意力從桌面上的蛋糕上轉移。
「呃,我丈夫一向睡的很安穩,所以他那晚嚇壞我了,他甚至發燒了!而他每次醒過來就越來越虛弱……到了隔天早晨,我注意到他沒有去上班也心想算了……可是晚上就……。」Mrs. Wright開始哽咽起來,Sam也趕緊拍肩安慰。
而兄弟倆相看一眼,雖然明白這情況所屬他們的範圍,卻又毫無頭緒。
Castiel將茶杯放置桌上,指著客廳牆上的一把精緻摺扇問道:「那是從哪裡來的?」
雖然這問題的不合時宜讓Sam擦了下冷汗,不過他想那把上頭畫有豔麗花朵的摺扇應該和事件有所關係。
「那把摺扇阿……不,是和扇。是我丈夫之前找朋友經過唐人街時買的。就在這附近不遠,有條舊金山唐人街……當初他覺得很有風味,還強調是古董流傳了幾百年,就特別買回來擺了起來……怎麼了嗎?」
Dean先是狠狠咳了一下,Sam也趕緊接過話:「抱歉抱歉,這和疫情沒有關係,只是這小子最近想和中國女孩求婚,正對他們的文化惡補中。」兩人同心協力硬是把Castiel想說的:「那和扇有不自然的氣息。」給壓了下去。
不過Mrs. Wright似乎沒有被冒犯的感覺,反而開始講起他和Mr. Wright相遇相戀的故事……。
所幸他們最終只待了兩壺茶的時間就找到藉口離開了。

07
「我沒有要和中國女孩求婚。」離開Mr. Wright的屋子,三人才剛踏入車,兄弟倆有一大堆待解的疑惑等著發問,Castiel就搶在兩人喚他名之前,一臉嚴正的澄清。
Oh, Our  Maker!您老人家究竟如何設定天使這生物啊?他怎麼能一下善解人意得令人感動,卻又可以同時可笑的誇張啊?
不過顯然這些都不是重點,Dean對Castiel前一句的聲明點點頭塘塞:「所以你從摺扇看出什麼端倪了嗎?」
「那不是摺扇,是和扇。我感受到有非自然生物存在過的氣息,不過很微弱……顯然離開多時了。」
「摺扇和和扇有啥差別?damn,都是扇子嘛!」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Dean忍不住展現他的不拘小節。
「和扇是日本發明的,而傳入中國就成了摺扇……。」Castiel認真的回答,而Sam則在Dean冒出「Asians all look the same!」前發問:「話說你怎麼會想到這樣安慰Mr. Wright啊?」以免正經的天使展開他的亞洲歷史說。
「我看到她對一切感到憤怒……最憤怒的對象是她自己。另外Wristcutters A Love Story(割腕者的天堂)是這麼演的,往往自殺者的家人會對自身感到懷疑、憤恨,甚至成為下個自殺者。」Sam對Castiel一個晚上可以做的事之多感到神奇,也暗暗為電視的影響力感到害怕,想起之前Meg的事……看來以後給這位天使觀看的節目要好好挑過了!
「雖然是古董,不過看樣子不太像亡靈……?」Sam很不確定的開口,畢竟他們以往所遇見的亡靈都不是這種殺人方式,更何況死亡擴散的速度也快的匪夷所思。
「我無法得知是什麼生物,但確定不是人的靈魂……更像是,精靈之類的?」Castiel回答的也是十分不肯定。
「所以還是得先去唐人街調查……喔耶糖醋排骨我來了!Sammy你還記得前次吃的美好滋味嗎?」Dean將方向盤轉向另一邊,心情甚好的說。
Sam當然記得。那次他和Dean來到唐人街辦案,原本Dean一路上還囔著:「吃什麼中國菜,派和漢堡才是世界食物的頂端。」但無奈始終找不到一家McDonalds,最後他們隨便挑了間餐館。
而Dean在吃了第一口糖醋排骨後,鬼叫了聲立刻舉手又叫了三盤,臨走前又帶了兩盤外帶。
導致Sam一想到當時口中的滋味,胃酸都從深部冒了出來,又怎能忘的了呢?

TBC

話說字體跑不出來,嘖

评论

热度(6)